第21章 人心叵测

发布日期:2019-09-27 18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股浓郁独特的皇浆香气直扑而来,让韩汐源顿时心神清爽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蜂巢中溢出来的淡黄色蜂皇浆。蜂皇浆含有丰富的葡萄糖和果糖,具有补中润燥,止痛解毒之功效,能强化造血功能,双向调节血糖浓度,是调伤复健的绝佳上品。

  韩汐源曾跟随导师深山采药识药,恰好也采过野蜂蜜。但是一想到被蜜蜂蛰的后怕,护头探脑,小心翼翼地将蜂皇浆连蜂巢一同取了出来。说也奇怪,这群小蜜蜂并不为难她,任她索取,还不停的窃窃私语:

  “你们是想告诉我什么?亲爱的小蜜蜂。”韩汐源香糯甜美的声音,让小蜜蜂们顿时在空中纷纷跳起8字舞,好不欢乐。

  “哈哈,我还以为什么呢?”韩汐源轻笑出声,看着一堆小可爱温柔地说道:“你们就为这个搬家啊,不用担心,我等下就帮你们清扫干净。就当我回报你们的蜂蜜吧。”最后,还不忘一个甜甜的完美微笑。

  “别,别,别。”一只小蜜蜂从蜂群中探出脑袋,钻了出来着急的说道:“那不是一般的污水。日子越久,腐臭味越浓,越让人难以忍受。肯定有一庄大大的阴谋。”

  “对,就是阴谋。”小蜜蜂身边的小工蜂接茬道:“几个月前,我们见一几个黑衣人半夜鬼鬼祟祟扛了一个大包裹,藏匿在旁边的假山洞里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。再后来,臭味越来越浓,刺鼻得很。连我们的蜂蜜花香也无法掩盖了。我们也是实在受不了才搬家的。”

  韩汐源若有所思,百采网大全鼻子用力嗅了嗅,并未有所发现,不好意思的皱着眉,求助道:“呵呵,我们人类鼻子没你们的灵敏。我真没闻出来。”不好意思的一脸谄笑。

  韩汐源猫着身子,尾随一群小蜜蜂往假山深幽的角落里走去。竟在一个山洞的角落石缝中发现了一小摊黑得发臭的污水。污水从山洞的旮旯夹缝中渗出。再往里一瞧,其他角落却并无污水痕迹,看来有人刻意清理过。只是旮旯缝里实在没办法清理,日子久了混着积水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。只是这污水到底是什么呢?为什么会夹杂着腐臭味呢?

  韩汐源带着疑问,暗暗的在心里有了计较,然后,交待了小蜜蜂几句,便拿着的蜂皇浆急冲冲地往竹语轩内院里走去。

  内院里秦君陌,也就是原来的伯颜修,一袭素衣,端端正正地倚靠在床头,捧书品茗呢,好不自在,宛然一副秦君陌附体的模样,就连秦雪兰都迷了眼去,真假难辨。乍一看去,还真像古代翩翩公子,不同的是全然没有书生的柔弱,更多了一分不怒自威的英气。只是,再细瞧,这几日的修养,脸上竟越发苍白了。

  “韩姑娘,这急急忙忙,到底怎么了”秦雪兰一阵训斥。转而面带愠怒的点醒道:“韩姑娘别忘了自个的身份。男女授受不亲。韩姑娘这样直闯公子内室,要是传了出去,不知道的以为公子轻佻放荡,坏了公子的名声,你可担当得起?”

  韩汐源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撅着嘴,将蜂皇浆重重的放在前方的茶几上,不情愿的双手贴腹,膝下蹲,马马虎虎地施了一个简单的下膝礼,不悦地说道:“小女子见过秦二公子---公子爷---”

  “好啦,好啦。以后你直呼我名‘秦君陌’即可。”秦君陌微笑得准备下床,“扑腾”一声,双膝一软,双脚竟然使不上力气,双手连忙抓住床沿边的矮桌,直直的跌跪在地,发出一声闷哼,顿时豆大的汗珠滴答滚落下来。

  “啊,我的腿。”秦君陌一声闷哼,试图站起,突然一阵剧痛袭遍全身,让秦君陌脸色更加苍白发青,最后不得不强忍剧痛,虚弱的吐出几个字:“我的腿,使不上力。”说完,虚弱的瘫倒在地。

  “快,快去请济人堂的徐大夫。”秦雪兰利索地扶起秦君陌,急中不乱的安排着一切,不禁让韩汐源大为佩服。

  不多久,上次的老中医徐老大夫又被请了进来,全然没有了上次的抖擞,神情中竟染了几丝老态龙钟的没落。在一番望闻问切后,说道:“小公子气虚血瘀,寒邪入侵,导致气血逆乱、脑脉痹阻,轻者肢体麻木,重者半身不遂。”说完,当即从药箱中拿出银针念叨:”老朽为小公子理顺经络,打通风池、翳风、合谷、太冲,疏解风邪,祛风止痛。只是,数穴同施,非一般人能忍。还请几位协助。”

  一个时辰后,徐老大夫自个也大汗淋漓,费尽精力。稍息片刻后,恭敬说道:“老朽这套针法,非常人能忍。公子眉都没皱,这般毅力,老朽佩服。”

  徐老大夫收好银针,走到一旁,用笔墨洋洋洒洒写了一个方子,递到秦雪兰手中。说道:“请姑娘按此方抓取煎服,每日1剂,分3次服下。另外,老朽会每日辰时准时为公子施针。”

  韩汐源毕竟学医的,虽然是西医,与中医大不相同,但碰到同行,总归格外亲切些。上次人多,不便讨教一二。今日,没了束缚,不自觉的偷瞄了一眼秦雪兰手中的方子,上面蚯蚓一样的行书,让韩汐源头疼得直饶脑袋,隐约中看出几个字:蚕、蝎、鳝。

  韩汐源睁大眼,忍不住笑出声:“大夫,您写得是什么方子啊,又是蚕又是蝎,还有黄鳝,不知道的还以为动物开会呢。”

Power by DedeCms